• 累计筹款超过160亿水滴筹的社会企业价值之路

    2019-06-24 19:00:26

    之所以说水滴独特,是因为水滴向来的自我定位,都是一家社会企业这个源于英国的企业形式,寻求的是以商业的方式,解决社会存在的问题,寻求商业逻辑与社会价值之间的平衡,让

      之所以说水滴独特,是因为水滴向来的自我定位,都是一家“社会企业”——这个源于英国的企业形式,寻求的是以商业的方式,解决社会存在的问题,寻求商业逻辑与社会价值之间的平衡,让商业为社会所用。

      回顾水滴的这三年,确实是在诠释“社会企业”的概念。从2016年以来,水滴已经发展出了「事前保障」+「事后救助」两大业务板块,其中「事前保障」包括了水滴互助、水滴保险商城两部分,商业属性更明确,而「事后救助」则包括水滴筹、水滴公益,更强调社会价值。水滴公司搭建的个人健康保障体系

      不过,在所有这些高光数字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几十万名被救助的大病患者,和水滴作为一家社会企业在聚焦社会痛点,尝试解决一个难解的社会问题的征程。

      2016年5月,水滴最先上线的是水滴互助这款网络互助计划,用户加入后并经过90天保障观察期后,如果遭遇大病或意外,可按照“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的既定规则获得医疗资金。

      但在水滴互助上线一个月后的某天,就有用户患病并联系水滴团队寻求帮助,表示诊断出了癌症,但没过观察期无法获得医疗资金,而他又家庭困难,急需钱治病。当这样的求助出现了几次之后,水滴团队意识到“没钱治病”是困难大病患者的真实需求。

      此后,水滴团队迅速开发并上线了一款帮助大病患者筹集医疗资金的产品——水滴爱心筹,这就是水滴筹的最初版本。

      虽然功能简单,但16年7月上线的水滴筹切中了用户的真实痛点,很快就受到了大量用户的欢迎,在短短半年内,平台单日筹款金额就突破了100万元。接下来,水滴又通过上线水滴保险商城等一系列产品,为整个公司在不影响用户体验的情况下,保证了公司的收入,也得到了投资人的认可——近几年,水滴公司陆续获得了包括博裕资本、腾讯、IDG资本、高榕资本等知名机构的投资,完成了水滴作为一个社会企业,在“企业”侧的构建。

      不过,对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而言,当年受同事大病需要筹款感召而离开美团创业的初心,不曾有过更改。

      “能够让更多的人民群众在健康的时候有保障,在得病的时候能够迅速拿到一笔资金,这其实就是我们创业的初衷。”沈鹏曾在36氪2019WISE风向大会这样介绍道。

      在这样的想法下,水滴在把公司做成一个社会企业的同时,也把水滴筹做成了一个公益属性的产品——在业内率先采取“0服务费”的模式,把所有的成本留给了自己。近期,沈鹏还在社交媒体上坦言,水滴筹自成立以来已经累计补贴了1亿多元的第三方渠道支付费用。

      在这样的初心下,今天的水滴筹已经是一个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60亿元的产品,用户赠与次数累计超过5亿次,并且还在持续通过努力去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也因此,水滴筹连续获得了诸如2017年中国慈善榜“年度十大慈善项目”、中国公益年会“2018年度中国公益企业”等一系列的社会荣誉。

      在网络大病求助的领域,信任成本很高,需要有完善的风控机制,才能让用户放心。为此,水滴筹在过去几年,积累了不少教训,也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和优化过程。

      现在,水滴筹依靠全流程的动态监控,借助社交网络传播、大数据及舆情监控等手段,在筹款发起、传播、提现及提现后的治疗全过程中,进行全程监督和举报验证。从筹款发起到提现

      此外,水滴筹还积极推动《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的签署,旨在进一步加强平台自律管理、提升风险防范水平、健全社会监督机制以及促进大病救助行业健康有序发展,营造良好的社会诚信氛围。

      据了解,水滴筹也在努力推进与医院等医疗机构的深入合作,尝试通过对公打款的方式确保求助人所筹医疗资金专款专用。此外,水滴筹线下工作人员与公益志愿者,也会定期实地探访,在探望和帮助大病患者的同时,协助收集和验证相关信息,减少争议案例的发生。

      除了风控,另外一个针对水滴筹的质疑则是它的互联网基因——有人认为,因为水滴筹线上平台的特质,真正受到救助的,都是熟悉网络规则的城市人群,而非更广大贫困地区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实际上,这几年乘着下沉市场快速发展的东风,与拼多多、快手、趣头条一同被称为“下沉市场四大天王”的水滴公司,也收割了一波下沉市场的用户红利。

      沈鹏曾经提到,水滴下沉的背后,实际是三四五线城市健康保障类产品的常年稀缺。现有的商业保险体系,实际上是围绕着一二线城市、高净值人群以及新中产做产品设计的,更下沉市场的用户由于价格门槛等等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缺乏相应的服务。而水滴筹作为一个「事后救助」机制,没有事前参与门槛,为低线用户提供了一个兜底机制。

      在近期水滴公司三周年的内部信中,沈鹏也提到,目前下沉市场的用户也确实在水滴的用户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从水滴公司整体来说,有“80%的筹款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的赠与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的互助用户也是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水滴筹远征」

      水滴筹目前已经为全国几十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平台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60亿元,赠与人次超过5亿次。

      2018年5月,水滴公益获批成为民政部指定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并于7月正式上线。上线以来,水滴公益已迅速联合全国各地超过50家公募基金会,整合公益机构、爱心企业、媒体、爱心人士等各类社会资源,围绕大病救助、教育助学、扶贫救灾等领域,开展了一系列公益活动。

      截至2019年3月底,平台上线万,在广东洪灾、云南泥石流等大难灾害的救助上,也有十分突出的表现。水滴公益的发展,也为水滴在慈善公益领域,补上了一块版图。

      ”的创新理念带入东南亚地区。作为水滴的第一款海外产品,DeeDa希望辐射更广阔的人群,为全球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更有效的线上工具,真正实现爱心无国界。这款产品上线之初,就受到了海外社群的关注,并得到了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女士的转发支持。

      做一家社会企业的难度和价值,要远超于一家普通的商业企业,因为面对的伦理要求和社会质疑,要远远超过于普通企业所面对的商业规则。同时,社会企业也要在这个基础上,达成社会价值的最大化。

      水滴筹这三年来作出的努力,可以算是社会企业的一个新路径。而公益之路任重道远,未来还有更多的机遇与挑战。